大如意网忠告
救急法语恭录


  • 学佛者,必以三臧十二部为楷模。-----莲池大师




  • *** 没有三臧经典作指路明灯,修行就会变成盲修瞎练,误入歧途不可不慎啊!所以念佛与研经同样重要。-----李炳南《学修问达》


  •   

  • 出家人诵戒时,在家居士或凡夫不可故意听。出家人之戒本及其注释,皆不可翻阅,故意听及阅出家律,皆有罪过。此防在家身、口、意三业造作;人之习作,常揭人之短私,实则自己尚未修为,而先口传出家人是非,苦报先受,况且影响佛门清净,令人退失道心,皆难逃因果律处分。  



  • 尤其要注意的,千万不要修净谤禅,修禅谤教,修此斥彼,修彼排此,皆有谤法过失。佛就八万四千法门,乃针对众生八万四千种病,对机施药,可起沉疴,涓滴流水,悉入大海,学人若不慎思明辨,理事圆融,则障生无疑。 节录自《礼敬佛陀》流通处:深圳金海阁素食馆 南园路73号 电话:0755--83659996




  • *** 《释迦牟尼佛传 》 节录第四十七章 最後的弟子及遺教   偉大的佛陀,應身的年齡到了八十歲的時候,帶著阿難行化到遮婆羅塔的地方,許多比丘也都來聚會在這裏,佛陀就對大家說道:  『諸比丘!今天在這裏和你們相遇很好,我告訴你們,自從我成道證得正覺以來,愛護比丘及一切弟子,教化大眾,賜福給大眾,把歡喜布施給人,以慈悲對待一切眾生。我說法度生,沒有想到過辛苦和休息。   『我要講的,對你們都已講過,我沒有想你們弟子是我的,眾生是我的,我可以命令大家,我不過是你們當中的一個,常常和你們大家在一起。我要講的都講,佛陀沒有秘密,我不會給人壓迫,要人來服從我。   『我應身的年齡老了,舊的車子要壞,用修理來保養,不是永久的辦法。我在三個月後,於拘尸那迦羅成的娑羅雙樹間依著法性進入涅槃,獲得無上的安穩,我會永久的照顧到你們,照顧到未來一切信仰我的眾生。』   佛陀涅槃的確實日期一發表,弟子們大驚,在弟子們的心中,頓時覺得日月無光,天地旋轉起來,佛陀又再說道:   『你們不要傷心,天地萬物,有生就是無常之相,無論怎樣逃不了這個定律。我過去不是向你們說過嗎?所愛的必定有散失的時候,會合必有別離的時候,人間心物所合的身體,既是無常的,就不能如人們所想的自由。肉體的生命不能永久長存,我不是常這樣說嗎?   『要佛陀的應身永久的住於世間,這是違背法性的自然規則。我是宇宙真理的示現者,我當然不能違背法性。你們假若要我永久住於世間,而你們卻不依著我所指示的教法而行,就算我活了千千萬萬年,又有甚麼用呢?你們若能依我的教法而行,就等於我永久活在你們的心中。我的法身慧命,會遍於一切處和你們及未來的眾生共在一起。   『你們要堅定信仰,皈依法,依法而行,不要皈依其他。不懈怠的修學聖道,解脫煩惱,住心不亂,這就是我真正的弟子。』   佛陀說後,又啟程經過波婆城的闍頭園的地方,曾接受金銀匠的淳陀供養的旃檀茸,旃檀茸是菌類,是不消化的食物,佛陀吃後覺得非常不好,但佛陀仍慈悲的為他解答四種沙門的不同,淳陀很是感動。   佛陀說沙門有四種:一是行道殊勝的沙門,二是善說道義的沙門,三是靠道生活的沙門,四是穢道的沙門。同一樣的沙門,有真、有偽;有善、有惡;不能見到不善不賢的沙門就毀謗到整個的沙門。好像良田的禾苗,裏面也會雜著幾根稗草。站在在家信徒的立場,多親近善知識,但不應批評沙門,好壞善惡在家信眾最好不管。   以後,佛陀就在竹芳村的地方示疾,但佛陀沒有停留,仍然在途中行化。有一天,佛陀的慈顏,現出不可思議的光輝,比平常更圓滿、更清淨、更莊嚴,像日月一樣,光明燦爛;像大海一樣,深廣無邊。阿難問佛陀說道:   『佛陀!自從我侍奉您以來,今天第一次見到佛陀的慈顏比往日更光澤,那無量之光像要遍滿三千大千世界照透一切的樣子。』   佛陀回答道:『是的!佛陀的光色有兩次特別不同,一是初成佛道證得無上正覺的時候,二是將要進入涅槃的時候。』   阿難聽了!覺得歡喜,又覺得黯然!   佛陀在播散真理種子的途中行走著,後面不少的人跟著,他們跟在又老又病的佛陀身後,好像都在流淚。其實,假若世間上有真正健康的人,慧命永無老病死的人,那就是救世主大聖佛陀其人!   佛陀在路上行走著,阿難很畏懼的流淚問道:   『佛陀!您入涅槃以後,應該用甚麼方法來做葬式?』   佛陀安詳的回答道:   『他們皈依的人都會幫忙,你不要管,放心做自己的事。不過,我也可以告訴你一些方法,供你參考,大家也都希望知道,免得在很多的人中,會生出異論來。所以我有講給你們聽的必要。那麼,我就講轉輪聖王的葬法吧!』   『轉輪聖王的葬法是怎樣呢?』阿難傷感流淚不止。   佛陀靜靜的答道:   『先以香湯洗體,然後用新的淨的棉花包裹起來。在這之上再包五百毛氈,裝入金棺,在棺內澆上麻油,然後把金棺納入鐵槨之中,外面再用旃檀的香廓圍繞,上面堆積名香,四周放鮮花……』   佛陀說到這裏時,像沈思了一會,又道:   『佛陀可以自己用三昧真火荼毘,你們收拾舍利,在十字路口建立塔寺,給過路的人知道思慕、信仰。』   佛陀不是自己要求塔寺的人,他是為眾生才說建塔寺的遺言。   佛陀不久進入了拘尸那迦羅城,吩咐阿難道:   『你去為我在娑羅雙樹間敷座設床,頭在北面向西,我的教法最近可以北方宏傳,未來也會盛行在西方。我於今夜將入涅槃。』   阿難和大家聽了都流淚不止,後來大家商量光是這樣啼哭沒有甚麼用,要緊的提出有關如何使未來正法久住的問題來請示佛陀才是。經過商量以後,公推阿難請問佛陀道:   『佛陀!我們弟子大家禁不住傷感之情,有四個問題最後請示佛陀:   『第一、佛陀住世的時候,我們大家依佛陀為師,佛陀涅槃以後,我們依誰為師呢?   『第二、佛陀住世的時候,我們依佛陀安住,佛陀涅槃以後,我們依甚麼而安住呢?   『第三、佛陀住世的時候,兇惡的人有佛陀調伏,佛陀涅槃以後,兇惡的人如何去調伏呢?   『第四、佛陀住世時,佛陀的言教,大家易生信解,佛陀涅槃以後,經典的結集,如何才能叫人起信呢?』   佛陀慈祥愷悌的回答道:   『阿難!你代表大家提出這四個問題來問我,確實非常重要。   『你們不要這麼悲泣,要是舍利弗和目犍連還是在世的話,一定不會像你們這樣;大迦葉此刻還在途中,我涅槃前他是來不及趕到。你們要認識法性,佛陀如果以應身住世的話,這終是無常之相,唯有佛陀進入涅槃,你們依法而行,才是佛陀常住在世間!   『我現在答覆你們的四個問題,你們好好的記著:   『第一、你問我涅槃以後,依誰為師;應依波羅提木叉(戒)為師。   『第二、你問我涅槃以後,應依何安住,應依四念處安住。   『第三、你問我涅槃以後,惡人如何調伏,應默擯置之。   『第四、你問我涅槃以後,經典如何叫人起信,應在一切經首安「如是我聞」之句。   『阿難!你們應常常思慕佛陀的生處,佛陀的悟處,佛陀的說法處,佛陀的涅槃處。要緊的是身常行慈,口常行慈,意常行慈。別的不用掛心,現在不要悲傷,趕快去娑羅雙樹間為我敷座設床。』   佛陀的話,聽得阿難和大家更感動!更傷心!   佛陀在娑羅雙樹間,左近有五百力士聽說佛陀將要進入涅槃,大家都來向佛陀頂禮。這以後,又有一個外道須跋陀羅,年齡已一百餘歲,在外道中是很有學識道德的長者。然未聞正法,始終沒有開悟。這一天聽說大覺佛陀要在這裏涅槃,想到慧燈將要熄滅,法船將要沈沒,他不得不帶著勇氣匆忙的前來向佛陀請教,以打破他胸中一向的疑團。   須跋陀羅到達娑羅雙樹,穿過重重跪在地下皈依佛陀的人,正當阿難侍奉著佛陀,阿難一見來者是個外道,怕他是來和佛陀辯論,趕快向前阻攔道:   『請你不要再來打擾佛陀,佛陀今夜將要涅槃。』   須跋陀羅向阿難尊者要求道:   『正是因為聽說佛陀將要涅槃我才來的。我此時已感覺到佛世難遇,正法難聞,請你幫忙,我心中有個疑團一定要佛陀才能解決!』   這時候,阿難是再三的辭謝,須跋陀羅是再三的請求。大悲的佛陀,不捨眾生,聽到求道者的聲音,即喊阿難道:   『阿難!他不是來和我論戰的,他是須跋陀羅,是我最後的弟子。讓我去除他的疑惑,讓他來和我見面。』   阿難沒有辦法,只得帶須跋陀羅引見佛陀,須跋陀羅很是歡喜的問道:   『佛陀!世間上所有的沙門、婆羅門、六師外道,都說自己是一切智人,又說除他以外,其他的宗教都是邪宗邪教。自己所行的是解脫大道,別人都是錯入歧途。這樣互相非難,這正邪究竟如何分別呢?是非究竟以甚麼為標準呢?我們究竟應該如何才能得到解脫呢?』   佛陀歡喜微笑著回答道:   『須跋陀羅!你問得很好,我很高興為你解答,世間上無論那一個修行者,如果他不知道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的三法印,他就不能認識諸法的根本;他如果不修學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的八聖道,他就不是真正的修道者,就不能獲得自在和解脫。   『須跋陀羅!世間上誰的法中有三法印和八聖道呢?我以真實的話告訴你,唯佛陀的法中才有八聖道,唯有佛陀的教法中才有真正解脫的沙門,唯有佛陀才是一切智人。   『須跋陀羅!觀察外道的教法,他們不依三法印,沒有八聖道,當然就沒有解脫的修道者。雖然他們說有,那不過都是妄言。   『須跋陀羅!我八十年前四月初八日降生在王宮,後來受教育時也曾被六師外道所迷。我十九歲的那年二月初八日出家,三十一歲的那年十二月初八日在菩提樹下成道,今天是八十歲的二月十五日,我於午夜在此娑羅雙樹間涅槃。   『須跋陀羅!從我成道的時候起,這個世間上才真正的有沙門;我涅槃後,留正法於人間,信仰的人定能獲得解脫,佛陀才真正是一切智慧之源。』   須跋陀羅聽聞佛陀的真理之音,心中的迷霧頓時開朗,當即證得阿羅漢果,他頂禮佛陀的聖顏,發願作佛陀住世最後的弟子,並就在佛陀身旁先入涅槃,大家見了都很感動。   佛陀以吉祥臥的姿勢臥在娑羅雙樹之間床上,很多的弟子圍繞在佛陀的四周,大家都是揩鼻抹淚。這時,風息林靜,鳥獸沒有鳴聲,樹木之皮流出水滴,百花都萎謝凋零。整個的世間都現出寂寞蕭條的現象。   佛陀心如止水,和平常說法沒有兩樣,靜靜的向諸弟子作最後的遺教:   『諸比丘弟子!我涅槃以後,你們要尊敬珍重波羅提木叉,善為受持,不要遺忘。戒就是指導你們的大師,你們持戒,如貧窮的人得到寶物,如黑暗中燃起明燈。這和我住世,沒有甚麼不同。   『諸比丘弟子!你們要弘通正法,從事自利利他和救人救世的真理運動,不要貪圖財利,不要販賣貿易安置田宅。你們修道利人,自有人供養,不用為生活操心。   『諸比丘弟子!你們要奉行正法,不要占相吉凶和咒術仙藥,不要結好貴人,親厚媟慢,你們應該節身時食,清淨自活;要端心正念求度,不要顯異惑眾。   『諸比丘弟子!你們更應該節制六根,不要讓六根追逐六塵,以免放逸墮落。好像管理兇悍的惡馬,一定要用轡制,不然,將會把人牽墜入陷坑之中。惡馬之害,只有一世,六根之害,殃及累世,這是不能不謹慎注意。   『諸比丘弟子!眼耳鼻舌身意的六根,是以心為主,大家要好好制心,心的可畏,甚於毒蛇、惡獸、怨賊。好像人的手中拿著蜜器,動轉輕躁,觀看到蜜,不見前面舉步就有陷坑。放縱心意,好像狂象無鉤,猿猴得樹,能夠喪失一切善事,所以你們要精進修道,把心棲於安靜的境界。   『諸比丘弟子!你們接受到飲食供養,應當作服藥之想,好和壞都不要增減。不要起貪瞋之心,飲食不過是為資養色身,除去身體的饑渴。受食要如蜜蜂在花上採蜜,但取其味,不損食香,不要多求,以免壞其善心。   『諸比丘弟子!假如有惡人前來傷害你們,你們當自攝心,不要起瞋恨的念頭;更要護口,不要說惡毒的語言。你們要知道放縱瞋恚的心,就能妨礙修道,破諸善法,壞好名聞,失去一切功德之寶。忍的美德,持戒和苦行都不能及。能夠行忍的人,才是有力大人!假若不能用歡喜之心,忍受惡罵之毒,如飲甘露,就不能稱做有道的智慧之人。   『諸比丘弟子!你們不要有驕慢的心,不要有諂曲的心,不要有欺誑的心,不要有慳吝的心,心宜端正,以質直為本。   『諸比丘弟子!你們應當知道多欲的人,苦惱亦多;少欲的人,才是住於安穩的世界。你們要脫離苦惱,就要知足,知足之法,才是幸福安樂之道。   『諸比丘弟子!你們要勤於精進弘法修道,則事無大小,就沒有困難之處,好像涓涓的細流,也能鑿石穿山,進入大川巨海;否則,對於弘法的家務,利生的事業,常常懈廢,如同攢木取火,未熱而息,雖然要想得火,火怎能自動跑出來呢?   『諸比丘弟子!你們要不忘正念,一切煩惱惡魔就不能侵入。你們要做勇猛的將軍,披著重鎧,持著禪定的刀刃,征服六塵境界的魔軍;佩著智慧的利劍,知道世間生滅的法相,降伏一切諸有的苦患。   『諸比丘弟子!在生死的大海中,你們要撐好智慧的法船,渡過愚癡愛執的濁流,燃著智慧的燈光,走過無明闇冥的世間。常以聞思修的智慧,才能進入三摩地。   『諸比丘弟子!你們要記好我說的法,不要忘失。我如良醫,知病說藥,服與不服,咎不在醫;我又如善導,導人善道,聞者不行,過不在導。   『諸比丘弟子!我所說四聖諦十二因緣,是宇宙人生真理,今我將要涅槃,如有疑者,可速問我,我當為你們解答。』   夜是靜靜的,沒有別的音聲,只有佛陀說法的音聲,月光分外明亮,流星劃過長空,諸比丘弟子呼吸不敢有聲,聆聽佛陀最後的法語。最後佛陀問大家對四聖諦、十二因緣有不解的地方,可提出來問。如是三問,大家都默默無言,因為都沒有疑惑,當時天眼第一的阿那律就對佛陀說道:   『佛陀!我們了解四聖諦和十二因緣的真理,在這個世間上,月可令熱,日可令冷,佛陀的四聖諦和十二因緣的教法不可令異。』   佛陀非常安靜,沒有一點疲倦的樣子,這就是將要進入涅槃的佛陀嗎?叫人真難以了解,諸比丘弟子都在黯然的啜泣。


  •  









    千万不要再说僧过恶,哪怕只是披着片缕袈裟者! (来源:香积寺www.xiangjisi.com)

      

    嗡班则萨埵吽。


     


    可是有些佛教徒并不懂这一点。前段时间,听说藏地有些寺院进行整顿:所有的出家人要么守戒律,要么强迫把僧衣脱掉。事后很多人问我怎么看,我说:“这个可能有点麻烦,他自己愿意的话,那是可以,我们有时候也强调:‘你这样不如法的出家人,不如当在家人好。’这是佛陀也开许的。但强迫让他脱僧衣,过失还是非常大。佛陀在《地藏十轮经》中讲过,如果强迫出家人把僧衣脱掉,则是毁灭了我的佛法、毁坏了三宝,比五无间罪还严重[1]。”


      (注[1]: 《地藏十轮经》云:“于彼无量诸佛出家弟子,或是法器或非法器,退令还俗,脱其袈裟,课税役使,由此恶业障故,经无量劫堕诸恶趣……此恼乱佛弟子罪,亦过前说五无间罪无量倍数。所以者何?若诸比丘毁破禁戒、作诸恶法,犹能示导无量百千俱胝那庾多众生善趣涅槃无颠倒路,与诸众生作大功德珍宝伏藏如前广说,况持禁戒修善法者。以是义故,若有恼乱佛弟子众诸出家人,当知则为断三宝种,亦则名为挑坏一切众生法眼,亦为毁灭我久勤苦所得正法,与诸众生作大衰损。是故恼乱佛弟子罪,过前所说五无间罪无量倍数。”)


      乔美仁波切在《山法》中讲过一个公案:有个居士的境界很高,常到布扎拉刹土(注:布扎拉刹土:观音菩萨的刹土。)面见圣尊。有一次,他在路上看见一个居士,穿着出家僧衣在驱牛耕耘,旁边有好几个孩子,树上挂着钵盂,耕耘时杀了无数小虫,鲜血染红了工具。那居士一看,特别心痛,觉得他故意玷污佛教,于是把他痛斥一顿:“你如果要做出家人,为什么娶妻生子?把僧衣脱掉,穿你在家人的衣服去!”然后把僧衣、钵盂全部拿走,放在一个清净的地方。


      但从此以后,他到清净刹土去,再也见不到圣尊的面了。他励力忏悔了很长时间,最后才开了一个宫殿的门,但里面的圣尊还是见不到。后来另一圣尊告诉他:“因为你脱掉了出家人的衣服,所以才见不到圣尊。”他特别后悔,赶紧把衣服还给那人,还是让他继续不伦不类地穿着。


      现在有些居士也是这样,不同意自己的家人出家,就强迫他换在家衣服。其实这个过失非常非常大,比五无间罪还严重。不信的话,汉文的《地藏十轮经》中也有,你们可以看看佛陀是怎么讲的。



    ——以上引用自索达吉堪布《入菩萨行论》讲记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三、佛陀告诉天藏大梵天说:“复次大梵!若有依我而出家者,犯戒恶行,内怀腐败,如秽蜗螺,实非沙门,自称沙门;实非梵行,自称梵行;恒为种种烦恼所胜,败坏倾覆。如是苾芻 (比丘) 虽破禁戒,行诸恶行,而为一切天、龙(八部众名略)、人、非人等,作善知识,示导无量功德伏藏。


      如是苾芻虽非法器,而剃须发披服袈裟,进止威仪同诸贤圣;因见彼故,无量有情种种善根,皆得生长。又能开示无量有情善趣生天,涅槃正路。是故,依我 (佛) 而出家者,若持戒、若破戒,下至无戒,我尚不许转轮圣王,及余国王诸大臣等,依俗正法以鞭杖等捶拷其身,或闭牢狱,或复呵骂(后略)。


      如是破戒恶行苾芻,一切白衣(信众——居士)皆应守护,恭敬供养;我(佛)终不许诸在家者,以鞭杖等捶拷其身,或闭牢狱,或复呵骂……。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瞻博迦华虽萎悴,而尚胜彼诸余华,


      破戒恶行诸苾芻,犹胜一切外道众。


      (前略)佛告尊者优波离言:我终不许外道、俗人举苾芻罪,我尚不许诸苾芻僧不依于法、率尔呵举破戒苾芻,何况驱摈?……当知有十非法,率尔呵举破戒苾芻,便获大罪;诸有智者,皆不应受。何等为十?


      一者不和僧众于国王前,率尔呵举破戒苾芻。


      二者不和僧众于梵志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芻。


      三者不和僧众于宰官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芻。


      四者不和僧众于诸长者、居士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芻。


      五者女人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芻。


      六者男子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芻。


      七者净人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芻。


      八者众多苾芻、苾芻尼前,率尔呵举破戒苾芻。


      九者宿怨嫌前,率尔呵举破戒苾芻。


      十者内怀忿恨,率尔呵举破戒苾芻。 


    如是十种,名为非法,率尔呵举破戒苾芻,便获大罪。设依实事而呵举者,尚不应受,况于非实?诸有受者,亦得大罪。” 


      由此可知,非但在家信众说比丘过恶,犯大重罪,必受恶报;身为出家僧众,说比丘过恶,也是同样犯大重罪。因此,佛陀为了避免缁素造口业,特别教戒僧众,不得向未受具戒者说比丘过恶。


      《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一、佛陀告诉迦叶尊者说:“不说他人实不实罪,亦不见他过犯(中略)。重说颂曰:


      他罪实不实,终不而言说,


      设睹诸过犯,如同不见闻。” 


    《决定总持经》佛陀告诉无怯行菩萨说:此族姓子过去诽谤辩积法师,以是罪故堕于地狱满九万岁,罪毕出生人间,五万世中堕边地,迷惑邪见罪盖覆蔽,六百世中常当生盲(生为瞎子),喑哑无舌(哑巴)不能言语。(中略) 假使有人皆取众生挑其两眼,斯罪虽重尚可堪任劫数尽竟,若有害意向于法师(宣说僧众是非),其罪劫数复过于彼。……其有诽谤法师者,则谤如来。


    《戒经》——《萨婆多毗尼毗婆沙》卷六说:“为大护佛法故,若向白衣(在家信众)说比丘罪恶,则前人(信众)于佛法中无信敬心;宁破塔坏像(此极重罪),不向未受具戒人说比丘过恶;若说过罪,则破法身。”说比丘过恶(是非)的人,其罪业超过毁破“佛塔”和“佛像”的重罪。


    《信力入印法门经》卷五、佛陀告诉文殊菩萨说:“(前略) 若其有人谤菩萨者,彼人名为谤佛谤法。(中略) 文殊师利!若有男子女人,恒河沙等诸佛塔庙,破坏焚烧。文殊师利!若复有男子女人,于信大乘菩萨众生,起嗔恚心骂辱毁訾。文殊师利!此罪过前,无量阿僧祇。何以故?以从菩萨生诸佛故;以从诸佛有塔庙故;以因佛有一切世间诸天人故。是故供养诸菩萨者,即是供养诸佛如来。若有供养诸菩萨者,即是供养三世诸佛。毁訾菩萨,即是毁訾三世诸佛。”此中所谓菩萨,是指修学大乘佛法的人。


    《华手经》卷七说:“佛告舍利弗:若人障碍坏菩萨心,得无量罪。如人欲坏无价宝珠,是人则失无量财利。如是舍利弗!若人坏乱菩萨心者,则为毁灭无量法宝。(中略) 舍利弗——譬如有人坏日宫殿,是人则为灭四天下众生光明。如是舍利弗!若人坏乱菩萨心者,当知是人则为毁灭十方世界一切众生****光明。……当知破坏菩萨心者,则得无量无边深罪。


    舍利弗!如人恶心出佛身血,若复有人破戒不信,毁坏舍离是菩萨心者,其罪正等。舍利弗!置是恶心出佛身血,我说具足五逆重罪;若人毁坏菩萨心者,其罪过此。何以故?起五逆罪尚不能坏一佛之法,若人毁坏菩萨心者,则为断灭一切佛法。舍利弗!譬如杀牛则为已坏乳酪及酥。如是舍利弗!若人破坏菩萨心者,则为断灭一切佛慧。是故舍利弗!若人破戒不信,呵骂呰毁坏菩萨心,当知此罪过于五逆。”世间若无僧众则无佛法,所以宣说僧众是非的人,就是毁灭佛法,其人罪业无量无边。


    《谤佛经》佛陀告诉不畏行菩萨说:“(前略) 尔时彼长者子,说彼比丘毁破净戒,彼(长者子)恶业报,九十千年堕大地狱;于五百世,虽生人中,受黄门身,生夷人中,生邪见家;于六百世,生盲无舌(后略)。


    若见法师实破戒者,不得生嗔,尚不应说,何况耳闻而得说耶?善男子!若有挑拔一切众生眼目罪聚,若断一切诸众生命所有罪聚,若有于法师,生于恶心迳回面顷,所得罪聚,彼前罪聚于此罪聚,一百分中不等其一,……乃至忧波尼沙陀分中,不等其一。何以故?若谤法师,即是谤佛。”毁谤法师(无论其事真假),罪同谤佛;其毁谤人,必堕无间地狱,受大苦报,无解脱之期。


    《大乘宝要义论》卷四说:“如《地藏经》云:佛言:地藏!(中略) 彼等愚痴旃陀罗人,不怖不观后世果报,于我法中出家人所,若是法器、若非法器,以种种缘伺求过失。谓以恶言克责楚挞其身,制止资身所有受用,复于种种俗事业中而生条制,或窥其迟缓,或觇其承事。求过失已,而为条制,如是乃至欲害其命,彼诸人等于三世一切佛世尊所生极过失,当堕阿鼻大地狱中,断灭善根,焚烧相续,一切智者常所远离。”(另见《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四)。


    《广大莲华庄严曼拿罗灭一切罪陀罗尼经》师子意菩萨禀白世尊说:“若有出家之人身披法衣,妄求财利,我慢贡高,若王臣等敬重供养,应无福利。


    佛言:“师子意菩萨!莫作是说。譬如有人迷闷倒地,依人扶策,即得身起。亦如大象陷彼泥中,而人不能起彼象身,须得别象扶翼而出。又如有人受灌顶王,或于后时失彼王位,凡常之人无能护卫,唯有力大臣威势强勇能复王位。师子意菩萨!我(佛)教法中亦复如是,若有依法者,不依法者,具是佛子,皆成利益;若生轻毁,何处得福?”凡夫业障深重,若轻视僧众毁谤三宝,必堕三涂恶趣。


    《增一阿含经》卷四十四、拘楼孙佛说此偈为禁戒:


      不诽谤于人,亦不观是非;


      但自观身行,谛观正不正。


    毁灭佛塔(佛寺)破坏佛像,其罪虽是极为深重,但尚不及说比丘(僧众)过恶的无间重罪。所以《戒经》说:“宁可毁塔坏寺,不说他比丘粗恶罪。”古人也说:“能动千江月,不动道人心。”动道人心的人,必堕恶趣。


    《月灯三味经》卷五、佛陀告诉月光童子偈云:


      所有一切阎浮处,毁坏一切佛塔庙,


      若有毁谤佛菩提,其罪广大多于彼。


      若有杀害阿罗汉,其罪无量无边际,


      若有诽谤修多罗,其罪获报多于彼。


      《中阿含经》卷三、佛陀告诉诸比丘说:“随人所作业,则受其报(中略)。犹如有人以两盐投少水中,欲令咸不可得饮……。盐多水少,是故能令咸不可饮。如是!有人作不善业,必受苦果地狱之报。” 


      《增一阿含经》卷四十四、佛陀告诉诸比丘说:“若有众生妄语者,种地狱罪,若生人中为人所轻,言不信受,为人所贱。所以然者?皆由前世妄语所致。


      若有众生两舌者,种三恶道之罪,设生人中,心恒不定,常怀愁忧。所以然者?由彼人两头传虚言故。


      若有众生粗言者,种三恶道之罪,若生人中,为人丑弊,常喜骂呼。所以然者?由彼人言不专正之所致也。


      若有众生斗乱彼此,种三恶道之罪,设生人中,多诸怨憎,亲亲离散。所以然者?皆由前世斗乱之所致也。” 


    《一切功德庄严王经》说:“有四种魔,云何为四?一者、贪着财物。二者、亲近恶友。三者、障碍法师。四者、于法师说陈其罪过(宣说出家人是非,此人便是恶魔)。是等众生由此业故当受贫穷,不见善友、远离尊师,作邪见想、说无因果,堕于地狱,受诸剧苦。”  


    《宝性论》云:“若由数近恶人故,具有恶心出佛血,杀父杀母杀罗汉,破坏最胜和合僧,若能思惟修法性,此人速疾从此脱,若人恶心谤圣法,此人焉能有解脱?”


    《涅盘经》云:“迦叶,世间众生有三种病,极难消 除,一谤大乘法,二造五无间罪,三生邪见。此三病,于此世间,极难对治,声 闻、缘觉及菩萨亦不能除之。”


    《大法炬陀罗尼经 谤法果报品第十四》


    尔时毘舍佉婆罗门复白佛言。世尊。若人于此三种法中生疑谤者。当云何灭。


    佛告婆罗门。若有于此三种法门生疑谤者。在家出家。一切法师悉不能除。何以故。毘舍佉。于佛智中深起疑谤。破灭一切善法根本。是故无人能为除断。


    毘舍佉复白佛言。世尊。若人于是诸佛如来大慧门中生不信者。有何果报。


    佛言。婆罗门。是人造业世间极重。是以一切尤重恶报皆在斯人。斯人永失佛法深利。三世诸佛同共放舍。于甚深法无有信乐。自既不信一切佛法。复教他人多生诽谤。恒乐随逐极恶朋友。学习愚痴增长邪见。常为己身贪嗜衣食。是人未来虽闻诸佛说诸妙法亦不生信。以其现无信分善根故。如是之人自于佛法起深障碍。复更令他无量众生于正法中作深障碍。以是因缘。具受种种无量大苦。何以故。以具恶业断善根故。所以者何。是人皆由自习愚痴无智邪见。复教多人无智邪见。闻说深法不能信受而生轻慢。以轻慢故。不能谘问智人胜法。毘舍佉。若有智者常应谘问。不当亲近愚痴邪见无智众生。若人闻此三教藏时不信行者。汝知是人乃至一切天人世间不能令其欢喜信解。若闻说此三种业藏不生信解。假使更闻诸余法相能生信者。无有是处。当知是人去佛法远。如是愚冥无智众生。凡所行作不可随顺。乃至有说亦勿听受。


    我实不能分别具说是谤法人所生恶趣。我亦不欲说是谤人所受生处身量分齐形体容貌可异丑恶。何以故。若我具说。众生闻之或当怖死。故我不说。如是毘舍佉。若人于法乃至一句欲作障碍生谤毁者。彼所得报不可具说。我今为彼未谤之人明识斯过。故少说耳。毘舍佉。假使于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诸大地狱及小地狱。彼谤法人悉生其中具受诸苦。何以故。以其断灭一切善根。复令无量无边众生起谤法心增长邪见诸恶行业。是故备经恶道受殃。如是众生出地狱已更生余趣。经无量世痴騃无知。若生人间不得正念。诸根暗浊狂乱失心。喜习邪法不识义理。毘舍佉。是人所受果报形量时节分齐我今略说。如是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一切草木树林尽以为筹。计其罪报不可为比。身形麤丑难可具论。凡所至处皆成苦缘。斯由谤法获如是报


    《遍摄一切研磨经》说:“曼殊室利,毁谤正法,业障细微,曼殊室利,若于如来所说圣语,于其一类起善妙想,于其一类起恶劣想,是为谤法!诸谤法者,由谤法故,是谤如来,是谤僧伽。”从教证而知,谤法的罪相非常地细微,只要论及法义时,语言未经观察,便容易造下谤法罪。对此须时刻警醒,防心如贼,守口如瓶。


    《三摩地王经》中说:“若毁此瞻部洲中一切塔,若毁谤契经,此罪极尤重,若杀尽伽沙数阿罗汉,若毁谤契经,此罪极尤重。”佛法是佛陀及诸大圣者为我们各种根机的弟子所开示的圣教,无一不是甘露、醍醐,我们在学佛之初作三皈依时,皈依的法宝便包含了从小乘、大乘显宗、大乘密宗的一切佛法,而没有将任何一种佛法排拒在外,《四十二章经》记载了佛曾说过的这么一句话:“学佛道者,佛所言说,皆应信悦,譬如食蜜,中边皆甜,吾经亦尔。”又有“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得阿罗汉已,乃可信汝意。”倘若师心自用,以狭隘的情见妄测、评说圣教,在造下了谤法之罪时,不用说显宗、密宗的一切戒律,甚至连最根本的三皈依戒都已破坏,已无资格称为佛陀的弟子了。


    《佛说无量寿经》教言“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


    无庸讳言,有意无意之间的谤法是目前佛子中一个比较常见的问题。不少佛弟子不是很清楚什么叫谤法,不清楚哪些言行思维属于谤法,对于谤法的因果可谓知之甚少。在言谈中极其容易造下谤法大罪。


      


    谤法的过患却是奇大无比!归结起来有:


    极其难忏悔!


    护法神作障惩罚!


    横死并堕落地狱!


    1、难以忏悔


    《大乘方广总持经》中云:“以何因缘能免斯咎(谤法罪)。佛告文殊师利。我于往昔七年之中。昼夜六时忏悔身口及与意业所作重罪。从是已后乃得清净。” (精进忏悔了7年,才清净谤法罪)


    印光大师也说:“五逆罪大,谤法不信,此种罪障,岂悠悠泛泛之修持所能灭乎。”


    2、护法作障


    对那些障碍佛法的,护法自然会(依誓言)去惩罚他们,我们应修慈悲心来对治嗔恨,这样才会有福报。


    ——以上选自丹增绒布上师开示


    3、横死堕落


    先来看一则公案,这人谤法后虽然想忏悔,结果还是堕落了!


    迦叶秘罗人无垢有,通达小乘各宗派,要继续和世亲菩萨辩论,铲除世亲菩萨的教法,因毁谤而七窍流血,“之无舌重出”。临死写下忏悔书,地陷入阿鼻地狱。后建塔录此事。


    能海上师自述:见过很多谤法后,来不及忏悔就死去的人!


    倒引者,“倒”谓反善,“引”谓与行人接近,能令人不觉,是佛门之大魔。


    倒引鬼之引人,有其次第。


    于初学者,则为不信三宝之倒引。


     


    <悲华经>说:“佛於宝藏佛前,发愿成佛时,袈裟有五种功德。


    一者:入我法中,犯重邪见等;於一念中,敬心尊重,必於三乘受记。


    二者:天龙人鬼,若能敬此袈裟少分,即得三乘不退。


    三者:“若有鬼神诸人,得袈裟乃至四寸,饮食充足。


    四者:若众生共相违背,念袈裟力,寻生悲心。


    五者:若持此(袈裟)少分,恭敬尊重,常得胜他”。


     


    但是有一点,我们也应该清楚,不说僧过失并不是说在任何时候都不允许指出某些法师讲课中不正确的观点。见下面索达吉堪布的这个问答。


    问:个别高僧在讲经说法时,有时会存在见解上的错误,这可不可以指出呢?如果指出,算不算讲出家人的过失?是否要承担因果?


    答:“如果你能决定他存在见解上的错误,并以经教进行衡量也成立,那指出来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不要说一般的高僧,就连释迦牟尼佛在佛经中也说:“诸比丘,你们学习佛法时,应当像提炼黄金一样再三观察,不要因为我是佛陀而不加拣择、全盘接收。” 既然对佛的教言进行观察都开许,其他善知识也一定会开许的。‘佛陀开许,我不开许’,这种说法没有!”









     


    返回
    联系电话:13211041900